当前位置:被征书屋网 > 婚恋爱情 > 蚁恋

姐弟的生命交换

姐姐刘婷跟我不是真正的姐弟,而是名义上的。当初妈妈把我捡回来的时候,姐姐哭了整整一夜,说妈妈不爱她了把什么好吃的都给弟弟吃。这是姐姐告诉我的,妈妈不知道。但是姐姐非常懂事,从没有让妈妈操过心,学习每年拿奖状,而我则是每次发试卷回家都要被骂,爸爸气打一出来,忍不住要揍我,姐姐每次都是好言相劝我才能幸运的逃脱爸爸的魔棒。其实,我是很爱姐姐的,小时候我还和姐姐说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找一个像姐姐一样又漂亮又体贴的女孩子做老婆,姐姐每回都笑出泪来,说我傻。

回忆的画面,体贴的语言,让我不禁想起姐姐的脸。

“姐姐,你等等我。”我在姐姐的身后上气不接下气。

“你快点啊?小家伙。”姐姐露出脸上很好看的小酒窝。

我赖在地上不起来,姐姐跑在前面发现后面没声音了,扭过头来看看我在干嘛,一看没想到我坐在了地上,姐姐气鼓鼓的跑到我身边。有些生气的说道,“你干嘛啊,这么大了还坐在地上,还男子汉呢。”我不知道姐姐是在用激将法,一骨碌的从地上爬起来。

“谁说我不是男子汉了,啊?”我开始和姐姐辩论。

“就是你,就是你,你。”姐姐着重了后面的你字。

我初生不怕姐,眼珠睁得圆圆的像要突出来。

“你干嘛呢,小家伙?”姐姐看我可爱的样子,顿时先前的气就消了,笑着说,“你看看你那眼珠都要掉了,呵呵。”说完姐姐就大笑起来。

我不懂事,不知道姐姐笑什么,又有什么好笑的,我傻乎乎的看着姐姐笑,拽着自己的衣角问,“姐,你笑什么啊?”

姐姐被我这一问逗乐的不行,仿佛要笑岔了气。

我愈发郁闷,往前走去,不理会姐姐的笑。有时,小孩子的天真就是表现在某一瞬间,就像张冯喜,天才与天真就差一个字,而实际上差的距离有这从南二环至北二环。或者更远。

“喂,小家伙,干嘛呢,生气?”姐姐在身后推怂着我。

我使劲的往前掰过去不让姐姐得逞,但是由于人小力气小,最终被姐姐扭过身去。

“哎,小家伙,姐和你说话呢,还装着没听见是吧?待会儿回去告诉爸爸去说你不听话。”

我听见姐姐这话一出来我就吓得个半死,在家里我最怕的就是爸爸了,爸爸是那种说什么都能做的出来的男人,而对我要求又是特别严格的。记得有一次我没有听清爸爸说什么话就含糊的应付说不干,爸爸就朝我扔了个啤酒瓶。幸好我躲得快,才幸免遇难。

“啊,姐姐,好姐姐,你不要告诉爸爸我今天买吃的了啦,我不是也给你吃了嘛?”我几乎乞求了。

“姐姐拿到了砝码,还是最重要的筹码她哪里肯放下来。”姐姐就算是坏笑都是那么美。

“哎呀,好姐姐,求求你,求求了嘛。”我真的开始求姐姐不要回家告诉爸爸今天所发生的事。

姐姐被我求的没辙,想答应又不想。姐姐向来都是乖乖女,在爸妈眼里是,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而我则是人人恨不得唾弃的野孩子。

我被急哭了,哭的像抽经,一下,一下。“我知道,我是没人要的孩子,爸爸不喜欢,姐姐也不喜欢我。”我又开始一个小孩子的路程,边走边说。

姐姐不知道我会如此的情况,突然不知所措,跑到我跟前替我擦眼泪,安慰我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们都要你,都要你,你一辈子都是姐姐的好弟弟。永远。姐姐在说永远的时候声音特别重,仿佛这个永远马上会看见尽头。那个时候我却完全不知道姐姐是有病在身的。直到我上高二。

姐姐在病床上,眼泪哗哗的流仿佛不久就怕是要干涸的河床。我小心的拭擦着姐姐眼角及脸上的泪痕,迟迟不知道拿什么言语来劝慰,因为我从生物书上及电视里知道了姐姐的病是目前医学上来讲是完全治不好的。

系统性红斑狼疮是种罕见的疾病,是一种全身性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常累及各个系统,它会引起不同的并发症,它的结局是残酷的死亡。发病年龄多在青壮年,并且女性远远多于男性。经过这么时间的研究,却没有一个国家的科研人员对其病因有个正确说法,病因尚不清楚,可能与多种因素有关。也许是遗传,但爸爸妈妈都是非常健康的,或许感染、激素水平、环境因素、药物什么的,我们也不知道,束手无策。

原来一直是,姐姐在付出爱,而自己在等死。

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姐姐,眼泪止不住的流,爸妈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眼泪也是一直没有停过。

眼泪的掉落,代表着一个生命的逝去,或诞生。

见我们的眼泪都流个不停,姐姐坚持着坐了起来,对我们说:“爸,妈,小叶。你们不要难过。我们相遇了就是幸福,相遇的结果是平淡亦或很离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人是遇见了,也度过了这么多快乐时光。我也很感谢上天能让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我好想我们一直这样下去。”

“姐……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会的……”这是我自从记事以来第一次在姐姐面前无助的哭。

眼泪,承载着亲情。我想说,姐姐,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我未来的日子里的所有幸福都交付给上苍,换你和我及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

我在心里问,问姐姐问天问地,好不好?

岁月静深,泪水渗情。

谁带走了姐姐的生命?

热门小说推荐:许飞〕〔情无形〕〔刀塔人生〕〔逐梦星旅〕〔重生之我太优秀了怎么办〕〔末世之女配的重生〕〔神格猎人〕〔恶少白松的人生〕〔九焱星雷神尊〕〔复仇公主恋舞〕〔玉云家族的姐妹〕〔穿越之笑笑的灿烂人生〕〔霸道女生追爱记〕〔月桂迷情〕〔总裁虐妻超爽的〕〔铠现〕〔时代芯秀〕〔重生惊华:嫡女倾城〕〔杀场涌动风云天下〕〔剑啸武林〕〔不靠海的岸〕〔斗罗之孔雀东南飞〕〔来找身体吧〕〔公主谋位〕〔我的逗比穿越〕〔被死亡包围的村庄〕〔燃犀随笔〕〔无限之生死契约〕〔狐妖罪倾城〕〔诺诺〕〔千鸟〕〔宪兵13号〕〔病毒之都市横流〕〔惑星写乱歌〕〔九尾雪狐忘情千年之恋〕〔重生之至强之王〕〔古洛〕〔先生莫爱我〕〔霸师有徒初长成〕〔闻魂〕〔圣职者的光辉〕〔公子温美如玉〕〔而我〕〔重生十二次〕〔霸道总裁的千亿宠妻〕〔那一次回眸的我潸然泪下〕〔重生之萌宝的帅爸比〕〔若江山如画〕〔鬼咒日记〕〔纯恋or密码门〕〔人生若只如初见之逝水流年〕〔卡者世界〕〔红尘千缘终未央〕〔每天给灵魂轻松一刻〕〔蓬莱大寻找〕〔我的父亲是鬼差〕〔面瘫女主的套路〕〔我从仙墓来〕〔梦回绿荫成长纪实〕〔天国的守护星〕〔我明明不想变强〕〔逆天行抗〕〔血帝轮回〕〔禁神通天录〕〔我的鬼男友啊〕〔末世重生之续缘〕〔幸运的死神〕〔三界灵院〕〔秋风起兮长相忆〕〔通天仙阁〕〔穿越之忘忆〕〔星际海军〕〔吾为凌天〕〔雪家氏传〕〔命运终结者〕〔零山花如许〕〔江湖四害:大闹江湖不留情〕〔喜鸢飞飞〕〔生活在蛮荒世界〕〔浪客仙旅〕〔鸿蒙剑落〕〔携卿共白首〕〔来褔士〕〔重生之末日纪元〕〔彼此的彼此〕〔虐心暖爱:薄荷少年薄荷香〕〔妆容〕〔穿越不是电视剧〕〔红颜祸水之东方欲晓〕〔杀手狂妃废材七小姐〕〔吸血伯爵战幽冥〕〔游荡的29年〕〔末世薪火〕〔回逆系统〕〔穿越使者〕〔无限时空之王〕〔龙珠之我是贝特斯〕〔亡渊之灵〕〔地球OL末日版测试员〕〔皇家弃子〕〔荒神途〕〔怎么穿越到游戏里了〕〔还与暮江吟〕〔妖妃祸国〕〔神的死〕〔超能修神〕〔hp巫师赛斯〕〔总裁认栽吧〕〔棠笙落雪〕〔啦啦啦德玛荣耀〕〔轮回剑曲〕〔胡说那年那些事〕〔极品大富翁〕〔愤怒的夫郎〕〔浑天血剑录〕〔小小仙路〕〔七渡轮回〕〔千里涵空袭香雪〕〔浔徊辞〕〔许你五世繁花永生以伴
最新入库小说: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重生之总裁请自重〕〔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集万宠于一身〕〔夜色镇迷案〕〔不要再逃了〕〔蔷薇刺〕〔血降〕〔吾家有树才安好〕〔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我是太皇太后〕〔茗琴〕〔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强宠小小姐〕〔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血夜黎明〕〔万界崇凰〕〔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问仙之旅〕〔星座守护之心〕〔血降〕〔倾城落雪〕〔失乐泉〕〔血凰涅槃凌九霄〕〔梅萼调〕〔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凉凉的爱意〕〔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清钰岸〕〔清素若九秋之菊〕〔难遇〕〔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寻亲旅恋〕〔末日狂帝〕〔年华独白〕〔半夏浮华〕〔重生之总裁请自重〕〔蚁恋〕〔血降〕〔万界崇凰〕〔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万界崇凰〕〔推倒相公〕〔失乐泉〕〔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失忆大小姐〕〔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梅萼调〕〔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将恶人进行到底〕〔囚爱之邪帝霸爱〕〔永恒的长城〕〔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第二次的爱情〕〔赛尔号之雪舞暗夜〕〔蚁恋〕〔刻浊星逝〕〔苏苏营救计划〕〔未央月影〕〔特工王妃驾到〕〔刀塔之小兵逆袭〕〔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走啊去捉鬼〕〔未央月影〕〔重生之不再遗憾〕〔第二次的爱情〕〔娱乐圈之倾世妖娆〕〔大时代战事〕〔清钰岸〕〔永寂山河〕〔诡异童话〕〔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血族灵契〕〔血液羁绊〕〔强宠小小姐〕〔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妹妹是假少女〕〔星座守护之心〕〔清钰岸〕〔网游第二天堂〕〔那时我们都不懂爱〕〔又是一年梨花似雪〕〔茗琴〕〔灵律神界之悲城〕〔无忧城〕〔开封有个哑娃娃〕〔炮哥小钢炮〕〔石连草〕〔穿越之最强幻师〕〔强宠小小姐〕〔洛克王国之征途〕〔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山海不平隔云天〕〔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风琴雨夜〕〔后洛神赋〕〔娱乐圈之倾世妖娆〕〔归时繁花尽流光〕〔推倒相公〕〔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玩命王妃〕〔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启征途〕〔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穿越APP〕〔火影之宇智波曦月〕〔血凰涅槃凌九霄〕〔与心相连〕〔腹黑总裁我以有约〕〔神之迷域〕〔特工王妃驾到〕〔年年岁岁声声慢〕〔特工王妃驾到〕〔蚁恋〕〔星辰未落时〕〔推倒相公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