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被征书屋网 > 婚恋爱情 > 蚁恋

KTV前插曲

这个时候,在南京的郭总打来电话质问我们企划部怎么弄的,电话量一直下降,小谭不停的解释着,整个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我们都听见郭总在电话里开骂了。直到10:34才结束一场无硝烟的口舌战。我在心里就自己下定决心一定要拥有一家自己的公司,慢慢连锁。那时候就不需要给别人打工了。

很久以前就有大胆的想法,在合庐买一座房子,然后去一些城市再买几套房子,开一家自己的传媒公司或者其他行业的公司,再买几辆车子,C国四处跑。不再漂泊,不再流浪。然而,合庐的房价一直像潮水只涨不落,将我的梦想霜打。我都不敢确定自己的这些梦想还能坚持多久了。一平米从两千多涨到了五六千我都不知道这是怎么涨起来的,还这么快,不到两年的时间,看着城市的道路越来越多,楼盖得越来越快,那个价格水涨船高,心里郁闷得要死,生怕以后在这个城市呆不下去。一部分80后已经进入而立之年,一部分正在进入,很少的一部分也在后面开始观望,却都在担心自己成为房奴,一旦结了婚,一些花费是随之而来的,那都是避免不了的,结婚后要是有了孩子,很快又要成为孩奴了。许多媒体都开始报道我们80后的生活,渐渐失去平衡。但,我们只有面对,于是奋斗,奋斗,再奋斗。正因此,像电视剧《奋斗》、《蜗居》等等一些比较贴近现实生活的剧集也快速流传开来,各大卫视转播,网络里疯狂下载收看。

我们这些所谓的80后,除了奋斗之外,就是收看一些像这样的电视剧陶冶情操,树立自信,将压在身上的大山推翻,重新站起来,看看繁华的世界。

“郭总刚刚说了让我们每个人写一份工作计划。包括下个月的策划。”小谭用领导的语气对我们说道。

“每个人都要写吗?”我不解的问小谭,“郭总不是要你写吗?”

小莉和胡琴都眼睁睁的看着小谭,像是要从小谭脸上找出答案一样,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找我,我不就找你们吗?呵呵,工作任务哦。”小谭呵呵的笑个不停。

“月底交给我啊。”这就是基层和中层的区别,最苦的永远是基层,快活的永远是上面的。

涂平在下午5点多回来的,简单的说了下他同学的惨况,说得小莉眼红红的,像是要哭。小谭一脸的悲伤。胡琴扭过头去。我则默默的低着头听着他们对话,心里仿佛被刀割着。

“快收拾一下,拾弄拾弄。马上去KTV。”我突然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

被我这么一弄,他们也很快从悲伤的情绪里走了出来,跳离那不堪忍睹的画面。是的,生命的脆弱,命运的捉弄这些都是我们人无法拒绝的。忧伤、哭泣、呐喊等等一些方式显得那么无助,那么无力。感慨万千,思绪飞扬,也不过是杨柳一折。我们能做的只是祈福。想起外国学者的一句话,生命是一棵芦苇。

小莉她们拿上包就和我们一起出了公司,直奔皇冠KTV飚歌。经过城隍庙的时候陪胡琴去买了一个行李包,涂平和我把价格从80多砍到了40多,出来之后,胡琴感慨道,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商界也太黑了,居然这么坑我们血汗钱。接着一声长叹。我和涂平都笑了笑没有做声。或许涂平和我一样,都像贾宝玉般看透红尘了。一路欢声笑语,经过市府广场、穿过地下通道,在经过台球俱乐部的时候涂平跟我说我们去戳一局怎么样,我当然舍钱陪君子。旁边的音像店里不时的飘出流行歌曲鼓动我的耳膜,边捣球边把身体像蛇样扭动。

“喂,你抽风了啊?“小莉笑个不停的大声说道。不知怎的,旁边的音像店里播放的歌曲一个劲的往上调,好像是和小莉在飚音。

“这是艺术,知道不,娘子?”我大言不惭的对着小莉说,还继续扭着自己的蛇腰、八字步。

“艺术?我看你长得挺艺术的。”小谭边说边笑。

“什么?阿姐,你看看,她竟然这样说你小弟哎,你也不帮帮你小弟啊?”我向胡琴递去可怜的眼神,停止了刚刚的动作。

“你小弟我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啊,见不得人了。”我装哭道。

“那好,免得祸害了人家姑娘,呵呵。”涂平这个时候还不忘插道。

“哟,还人家姑娘呢,你哪朝的啊?”我用球杆轻轻打了下。

“唐朝来客。”涂平继续捣他的球,姿势很美。

“你咋不说你是天上掉下个涂哥哥呢?”我补充道。

“呵呵,那是小莉的事。”涂平把话题转到了小莉身上。

“怎么说?”我有点困惑。

“你是真不懂假不懂啊?”涂平疑惑道。

小莉头摇得像拨浪鼓似地。

“唉,娃是个好娃,就是傻了点。”涂平呵呵的说着。

旁边的我和小谭还有胡琴都乐呵呵的笑翻了,小莉也嬉笑着用那粉拳不停的在涂平身上敲击着捶打着。涂平那个欢啊,仿佛被林妹妹拥抱。

台球社的人看着我们这群年轻的小屁孩们屁颠屁颠的欢声笑语不断,也被感染。不禁低下头去,仿佛是回到过去,仿佛想起那岁月的片段,一幕一幕从脑海里飘过带着点旧色,带着点眼角的泪滴。

我站在台球桌旁开始一个劲的戳球,却就是戳不进去,看着涂平的球像魔术似地老忘洞里掉,那个心里拔凉拔凉的。

“哎,你行不行啊?”小谭不屑的说道,“可要我来指导你啊,不然就让我来代替你,看你捣球都急死人了。”

“你就让他学学吧,慢慢的学不就会了。”胡琴在旁说道。

“是的哦,你看他那球技,再不学就没女孩要他了。”小莉没好气的说。

“哎,你们说什么呢,说我球技就得了,咋又扯到我单身的问题上了,你们很八卦哎,难道女生真的是八婆吗?”我不满道。

我嘴里还小声嘀咕着,女孩子就是难伺候,还嘴长,唉。我都被弄得无语了。

80后,这个词用的,真绝。

有思想的一代人啊!

心里还在思考着90后,今天出个黄*瓜门,明天出个街*头门,后天出个网*吧门,天天都有门,这个门那个门的传的沸沸扬扬,让人抻舌,使人结目。我真想不出什么事90后做不出来的,怎一个*个性了得,简直一个自由大解放,在超越欧美。

“喂,你们打到什么时候啊?太阳快下山了哎。”小莉急了。

“是啊。”胡琴也催促道。

小谭像桩似地,站着一动不动,仿佛鲁迅那时候描写的看客。难道中国人注定只是一个看客?不禁纳闷起来。

“马上立刻。”涂平很幽默的敷衍。

“你这是哪门子逻辑啊?”我睁大了两只眼。

“你好幽默哦。”小谭拖长了声调。

“人生其实老短暂了…”胡琴话还没说完,涂平就抢过来接着道。

“眼一睁一闭不睁就欧了。”还模仿小沈阳的语气。

“可是啊,你可以幽世界一默,世界要是幽你一默,你这辈子也就玩完了,知道不你?嚎。”我连尾都不忘调气氛。

“你们只是一直在模仿,从未把超越。”小谭不理解的说,“还感到荣幸啊,真是的。”

“哟呵,你这小姑娘挺有才的嘛,来,给老爷乐一个,呵呵。”涂平调戏的口吻说道。

“哎,别得寸进尺啊”小莉打抱不平。

“那你给老爷我乐一个?”涂平继续“风*流”。

“唉,你们这是哪一出啊,潘金莲遇到西门庆吗?也不像哦。”胡琴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还去不去啊?”小谭有点急了。

“等会儿嘛,你老爷还都没发话咧,呵呵。”我没好气的说。

“你们别太过分咯,真是的。”小莉想笑又没笑。

“马上就去了,我一杆子搞定小伟的球,看好了啊,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如果我做到了,请大家不要吝啬你们的掌声啊,5秒就够了。”说完涂平自己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就吹吧,啊,啊。”小莉不屑的说。

“OK,完事。”涂平很轻松的对她们说,“走吧。”

“完事?,怎么我听这个词这么别扭?有点颜色的味道哦。呵呵。”我不知是难解,还是曲解。

“你啊,怎么单纯得一点水都没呢?这是为什么呢,嚎?”小莉模仿小品演员搞笑道。

“哟,小莉的学问可是大着啊,这都懂?”涂平戏虐道。

说完,我们几个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小莉被涂平这么一说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我想徐志摩当初应该是看见谁家的姑娘而写出的那首《沙扬拉娜》吧,或陆小曼,或林徽因,或……

“哎,你走不走啊?”小莉的一声呵斥仿佛把我从梦境里拉了出来。

“哦。”我慌里慌张的应了一个字,也是一句。

胡琴在后用脚狠狠的踢了我一下,嗔怪道:“你这样走路,蚂蚁都踩死完了。”

“蚂蚁?蚂蚁在哪里啊?”小莉边说边回头寻找从阿姐嘴里说出来的蚂蚁,“蚂蚁在哪啊,我怎么没看见?”

我们都被小莉这么一弄,愣了好久才缓过神来,顿时,笑作一团棉花。

“小莉,你太可爱了。”我笑着对小莉说。

小莉还云里雾里的,一头被浇了洗澡水样,一下对我看看,一会儿瞧瞧其他人。不满的说:“你们笑什么啊?”

小莉不说还好,一说我们几个看客笑得比刚才更欢了。

“我…我有那么好笑吗,啊?”小莉看样子似乎有些生气了。

“好拉,好啦,大家不要再笑了,我们小莉要发飙咯。后果自负啊。”我劝说了两句。

说完,我自顾自的嘀咕着。“唉,城里的孩子,什么都不知道,连蚂蚁都没见过,别说农具了。唉,这世界何止疯狂,农村与城市的区别,不单单是服饰上的那么简单。”

“不是吧,小莉,蚂蚁你都没看过?”胡琴似乎也很惊讶。我想她的惊讶和我心里想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哪有哦,我是很久没有见过了,在都市的水泥钢筋里充斥的到处都是汽油味、商业味、乌七八糟的味。”小莉没好气的说,“你们啊,就不能这样啊。”

“我错了。”我的态度很好,被小谭和小莉一致评为五星。

“我们都是‘蚁族’,你们城里的就好了,富二代。老一辈的给钱买车买房,都没什么好顾虑的了。”涂平没福气的说。

“是啊,我们当中就有两个,啥都不愁的。我们就不一样了,女孩子还好些,要靠自己打拼,奋斗。我们一没陆涛那样的才气,二没陆涛那样的运气。”我慨叹一声。

吁了一口长长地气之后,一番热论又开始了,就“蚁族”和“富*二代”展开了激烈争论。原来,无硝烟之战就是如此上演的。数小莉、小谭和涂平三角鼎力最为壮阔。我和阿姐胡琴在一旁观战也不亦说乎,屁颠屁颠的乐。

热门小说推荐:快穿喵咪不同的人生〕〔流水账一样的幸福〕〔末世那些年〕〔三元仙师传奇〕〔转世楼〕〔刺妃〕〔镜前落花〕〔恶魔王爷此生求放过〕〔叛仙〕〔噩梦高校〕〔我是一位拾荒者〕〔缘分那一年〕〔界之秽〕〔被封印的修为〕〔冷妃之倾城绝世〕〔驱魔少女成长记〕〔此生仰天长笑〕〔CSSINON〕〔逆天雪神〕〔月光镯〕〔红楼征文之王熙凤在私企〕〔粉丝的美好时代〕〔神兽守护人〕〔腹黑易少之人妖殊途〕〔快穿之反派不打脸〕〔神龙印〕〔双星阴阳师之玻璃破碎〕〔重新开始之联盟英雄〕〔杀戮梦魇〕〔我的红包能通天庭〕〔冥王大人请翻我!〕〔天才冰美人VS放肆皇子〕〔终极秒杀〕〔极品护花巫医〕〔这个怪人有点帅〕〔龙啸残阳〕〔放眼浮华凤倾城〕〔他与过客〕〔荣耀之战〕〔超级家具店〕〔万能娇妻高冷总裁送上门〕〔风云聚变之神秘郡主〕〔双星家园〕〔上维之源〕〔仙谭古〕〔无形的翅膀〕〔郎情〕〔女尊之女帝传〕〔锦色未已〕〔阿修罗鸣人之旅〕〔弯弓追帝〕〔神龙霸天〕〔燃一魂为念〕〔天衍大陆通史〕〔一叶清欢〕〔太纸的逻小攻〕〔嬴政我的王上〕〔我,天道炼器师〕〔异界植物大战僵尸外挂系统〕〔听风看雪〕〔椅剑苍穹〕〔鲜血与黎明〕〔云深勿瑾言〕〔一个寒门少年的励志故事〕〔乱战天下〕〔懒惰的学校日常〕〔残心传〕〔世再遇〕〔他的小萝莉〕〔剑皇归来〕〔凶神之天下行〕〔东亭金钗落〕〔霸道教练撩撩我〕〔闪婚我认真的〕〔陌路君心爱无尽头〕〔家里那点糗事〕〔九岁全能召唤师〕〔血界命运之星际战场〕〔江湖局之盗立江湖〕〔水晶石带你来〕〔穆兰记〕〔这个都市不好混〕〔民间灵异笔记〕〔网游之回家〕〔寻找与归途〕〔青狐妖〕〔刹决〕〔驱魔校园〕〔三次方膨胀〕〔神界之史外传〕〔穿越异世的红鲤鱼〕〔穿越去古代玩〕〔沐萧萧兮〕〔身罪〕〔仙界奇缘传〕〔漓玥谋心传〕〔暗黑魔女之血色迷情〕〔邪王宠妻成瘾之皇后要摄政〕〔末日空木萝莉〕〔虎镇乾坤〕〔杀手圣皇战九洲〕〔我的侠客行〕〔半个愤青〕〔沧笙踏歌孤城长安〕〔人间宝藏之东夷鬼藏〕〔回首醉千城〕〔堕天变〕〔星游记之再启航〕〔网游之幻界魔剑〕〔大幻想系统〕〔竹马是冥王〕〔浮华叹笙歌〕〔夏水注成兮〕〔天上掉下只小狐妖〕〔王的独宠嚣张小痞妃〕〔唐家三芍〕〔至尊在校园〕〔何花的春天〕〔梦想与未来同在〕〔荣耀征程
最新入库小说:彼岸可有花〕〔刀塔之小兵逆袭〕〔寻亲旅恋〕〔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玩命王妃〕〔道士爷爷〕〔名侦探柯南续篇〕〔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我负子戴〕〔网游之均衡天地〕〔星座守护之心〕〔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特工王妃驾到〕〔恋与白起〕〔失乐泉〕〔夜色镇迷案〕〔沧澜锁卿魂〕〔伽蓝何处〕〔妹妹是假少女〕〔特工王妃驾到〕〔契约爱妻〕〔特工王妃驾到〕〔血凰涅槃凌九霄〕〔启征途〕〔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山海不平隔云天〕〔启征途〕〔娱乐圈之倾世妖娆〕〔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归时繁花尽流光〕〔茗琴〕〔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寻亲旅恋〕〔半夏浮华〕〔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网游之争王记〕〔第二次的爱情〕〔末世桐苓〕〔血液羁绊〕〔永寂山河〕〔构世〕〔网游第二天堂〕〔构世〕〔废土生存法则〕〔巅峰枪王〕〔风琴雨夜〕〔玩命王妃〕〔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绯色断罪之人〕〔万界崇凰〕〔家有妖医〕〔推倒相公〕〔绯色断罪之人〕〔永恒的长城〕〔强宠小小姐〕〔蚁恋〕〔我是太皇太后〕〔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末日狂帝〕〔夏娜同人系列〕〔为你情深却浅缘〕〔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腹黑总裁我以有约〕〔古荒道月〕〔未来神话〕〔刻浊星逝〕〔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血液羁绊〕〔魔兽世界编年史〕〔灵律神界之悲城〕〔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娱乐圈之倾世妖娆〕〔无忧城〕〔推倒相公〕〔蔷薇刺〕〔袖了双手倾了天下〕〔神之迷域〕〔敲响天际之门〕〔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道士爷爷〕〔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彼岸可有花〕〔未央月影〕〔网游之均衡天地〕〔永恒的长城〕〔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春秋之恋红尘梦〕〔神坑穿越瓦罗兰〕〔冰封炽热的世界〕〔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未来神话〕〔巅峰枪王〕〔腹黑总裁我以有约〕〔人鱼公主你别跑〕〔梅萼调〕〔年华独白〕〔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网游之重启战魂〕〔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火影之宇智波曦月〕〔那时我们都不懂爱〕〔未来神话〕〔清素若九秋之菊〕〔开封有个哑娃娃〕〔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绯色断罪之人〕〔名侦探柯南续篇〕〔娱乐圈之倾世妖娆〕〔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大时代战事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