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被征书屋网 > 婚恋爱情 > 蚁恋

高谈大论女孩

我那个心理满满的都是高兴,心想,怎么样,小子,还是被我打败了吧。我不把你给弄倒我怎么混,虽说这合肥没几个人能认识,但怎么着也还有几个客户认识我这张像挂在墙头的辣椒脸。要是让他们知道了,我的脸面还不得被当成狗屎踩?我一个人孤独的思考,越想越远。把原本美好的生活想象得一团糟,犹如深谷,深不见底。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总的来说,应该是注重内心,但不忽略外表。”我从没有想过这问题,在网上和陌生或熟悉的女孩子打情骂俏,或许是因为寂寞久了的缘故,或许是其他,我不知道,就像我现在做的文案工作,企划,整天都不知道自己在企划什么,就是一个浪子。

“唉,这也是。要是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小东西什么,反正跟她在一起就是开心快乐,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没烦恼了。”罗曦的思绪又回到过去,一个男人一旦动了心,付出了真情,那无法自拔的时间长的会让人害怕,或许一个月或许一年或许一生。一个男人只会深爱一次,如果一往情深,总会被情所困,爱就成了他的灵魂,21克。

“现在的女孩愈来愈多是物质女,就像我是单车男。首先看你有没有房子,有没有车子,最重要的其实还是人前面那个——票子,要是都有就HAPPY了;要是没有,那你就是哪凉快哪呆着去,不要过“三八线”,非得找个有钱人嫁了,不嫁有钱人非女子的勇气。”

“呵呵,你知道也不能说,你说出来就是给现实一耳光啊,那他还你的说不定就是百年孤独哦。”罗曦半玩笑的说。

“百年孤独?我本就是孤儿,孤独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我的眼睛里闪有泪光,晶莹剔透,如水晶,似琥珀。

罗曦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改口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刘叶,别放心上啊。你是个好男人,只不过现在还是男孩。”罗曦的话说着就让我忍俊不禁。

“男孩?打*灰机都不知道打多少次了,还男孩呢。我告诉你,好比女孩子,无论是什么原因只要是那层膜捅破了那个人就不是女孩了。”

“你这什么逻辑啊?”罗曦觉得我在胡闹。

“刘氏定理。”我憨憨的笑道。

“得了吧你,少臭美啊。”罗曦被我弄得脸上堆满笑容,“还刘氏定理哉,你咋不说是刘叶定律哉。”

“哎,这个名字也不错。要不以后就叫这个名字吧。”我将错就错。

“不跟你说了,我吃饭。”

罗曦像想起什么一样,扒了几口饭,吃了几口菜之后就抬起头对我说,“对了,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不要认为女孩子找个有钱男人就什么都有了,世界上年轻的女孩子多的就像货柜上的可乐喝不喝都无所谓,总有一瓶是你的放在那里了,早就放在那里了,只是往往我们忘了身边。无论男女,终归要有独立性。”

“罗曦,看不来啊,小样,没经历过多少,说出来的话倒是一段一段的。”我吧叽嘴说,用我们那方言讲就是饭都堵不住嘴。

“你少取笑我了吧,道理每个人都会说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做,也做不来。我们都是徒有其表滴。”说完罗曦就一改刚刚忧郁的态势,屁颠屁颠的笑。

“呵呵。唉,跟你在一块还是笑料不断,生活不反胃。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生活得一损友幸哉。”

“哎,刘叶,你说什么是感觉啊?我和小妮子就是这样,对彼此都有好感的,然后一走就是四年。”

“到最后还不是分了,结局都是杯具。”我说,“感觉这个东西就好比爱情你要说它是什么样的,你总说不清楚,但是来了就是来了,犹如女孩子的月*经,来的都是潮红。”

“精辟。哎,你又没碰过女孩子,连女孩子手都没碰过怎么知道女孩子那事?”罗曦仿佛还想来讽刺我一下。

“你大脑秀逗了吧,你大学读的是书,还是寂寞啊。这是作为正常生理男女都应该知道的好不好。唉,真不知道你恋爱是怎么谈的,那个小妮子怎么就看上你了,看上你哪点了。”我装着很纳闷的样子。

“诶,这就是人品问题了。”

“酸死了吧,啊。你弄不弄就扯到人品,你生活是不是以人品为原则的啊。”

“聪明,孺子可教也。你就拜我为师吧,我勉强接受了。”罗曦大言不惭地对我说。

“或许你们这就是所谓的感觉了。我一朋友,女滴,她男友吸过du,好像现在还在吸,坐过lao,就差拐人家妇女了,可是她偏偏对他恋恋不忘,一直追随他,一副视死如归的态势。现在听她说他们好像快要结婚了。我郁闷啊。”我叹了口气。

“哎,人家结婚你郁闷什么?你不会是喜欢人家吧,危险哦。”

“我郁闷我也是一表奇才的,怎么就没人要呢,你看有鼻子有眼的,不缺胳膊不少腿,差一点就是貌似潘安一朵梨花压海棠了。”我那个飘得快似孙悟空翻上筋斗云。

“我喜欢她?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啊,我掩饰的很好了哎?”

“不会吧,是真的啊?”罗曦那惊讶的表情不低于看到眼镜蛇趴在我头顶。“你没得救咯。”

“得了,啊。跟你开玩笑的,我的心中只有婷婷,容不下第二个。但不乏偶尔会想起其他的女孩啊。”我不羞道。

“是吗。看来我们刘大诗人也是多情种啦。”罗曦的话怎么听着怎么有点不对味。

热门小说推荐:尸敲棺〕〔怪盗基德之月光下的恋人〕〔韶华负终身误〕〔半夏城清锦鲤抄〕〔快穿之不是好人〕〔花儿与土地〕〔若木纤阿〕〔长生武侠〕〔邪王毒妃:鬼医玲珑〕〔魂系千年续前缘〕〔圣杯系统〕〔冷王独宠双面小宫女〕〔权倾天下盛世繁华〕〔非疯似狂〕〔凤鸣朝〕〔烟灵狐仙〕〔一不小心成大侠〕〔幽冥鬼妻〕〔罪恶半兽人〕〔双生影〕〔重生之最强渔夫〕〔那个男人又来了〕〔蛮动八荒〕〔本大佬要在东京打妖怪〕〔幻国大陆霸主炼成记〕〔重生傲后〕〔扫榻以待之九公子重现江湖〕〔因音引吟〕〔盗墓诡事之楼兰古城〕〔左缘〕〔花痴养女:嚣张皇子躲不起〕〔魔妃邪王妖孽请滚开〕〔东太园〕〔混沌轮回神王〕〔师傅是老婆大人〕〔网游之狂神弑天〕〔魔法少女:tf勿靠近〕〔白露未晞已成霜〕〔星辰一剑惊鸿现〕〔星球两界〕〔半山腰的姿态〕〔林不见路〕〔保护好你自己〕〔暗影潇潇〕〔神之咏叹乐章〕〔怪物猎人之系统〕〔闭月落雁录〕〔邪王的血妃〕〔乱世大儒〕〔千古之尊〕〔体系篮球之队名五行〕〔九笙传〕〔圣元之迹〕〔尤里暗斯战记〕〔鬼话连篇的书生娘子〕〔因费奈特的梦魇〕〔乾坤道示录〕〔风神忘莲〕〔文明起源〕〔禁忌之绝望游戏〕〔梦之始初〕〔颜说书介〕〔魂牵梦绕梦中仙〕〔墨墨惊城〕〔我是海底人〕〔天道都怕我〕〔你是将我拽向黑暗的光〕〔踏破苍茫〕〔二小姐的特价保镖〕〔网游之忍者大战〕〔青春的判逆〕〔钱又花不完了〕〔异世之神在校内〕〔遗忘的恋〕〔校园侦探集〕〔大漠幻神〕〔战国游记〕〔守护者空明〕〔逝水永不凋零的青春〕〔异世侠客录〕〔曾经的我们痛的撕心裂肺〕〔悍妻回归〕〔繁华江湖〕〔刺客信条重置版大革命〕〔仙道神主〕〔临江春暖暗香浮〕〔王妃你有毒〕〔安然夏天〕〔此聚经年〕〔血魔传人〕〔缤纷快穿男主大大跟我走〕〔综漫之聆风〕〔超神学院之天使的救赎〕〔光荣岁月人生路军旅生涯〕〔民间怪谈述〕〔蚀骨美人不好惹〕〔王者快穿之我信你个鬼〕〔星辰草〕〔宋梦千年〕〔十三弦〕〔逆世帝女〕〔穿越之小说系统〕〔网游之剑灵使者〕〔三国与救世传说〕〔龙武归来〕〔洪荒大世界〕〔问世间情为何物〕〔龙太子的仙妻〕〔霍先生的追妻日常〕〔归魂风雨录〕〔二月红虐恋〕〔剩女捉狼君〕〔食人宴〕〔无限最轮回〕〔炮灰女配是学霸〕〔位面雄主〕〔开启灵力之门〕〔嗜天诀〕〔英雄联盟之一路向北〕〔怒诛三界
最新入库小说:网游之争王记〕〔夜色镇迷案〕〔特工王妃驾到〕〔第二次的爱情〕〔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我是太皇太后〕〔推倒相公〕〔沧澜锁卿魂〕〔刀塔之小兵逆袭〕〔网游之均衡天地〕〔菲花之梦〕〔洛克王国之征途〕〔山海不平隔云天〕〔敲响天际之门〕〔傲娇总裁宠萌妻〕〔启征途〕〔网游之重启战魂〕〔血凰涅槃凌九霄〕〔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大时代战事〕〔恋与白起〕〔盗墓王者〕〔玩命王妃〕〔强宠小小姐〕〔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网游之均衡天地〕〔强宠小小姐〕〔家有妖医〕〔绯色断罪之人〕〔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寻亲旅恋〕〔灵律神界之悲城〕〔赛尔号之雪舞暗夜〕〔神之迷域〕〔清素若九秋之菊〕〔彼岸可有花〕〔娱乐圈之倾世妖娆〕〔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特工王妃驾到〕〔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蚁恋〕〔石连草〕〔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茗琴〕〔万界崇凰〕〔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道士爷爷〕〔为你情深却浅缘〕〔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刻浊星逝〕〔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我负子戴〕〔契约爱妻〕〔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落花下分开过〕〔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祸国小妖妃〕〔末日狂帝〕〔废土生存法则〕〔未来神话〕〔特工王妃驾到〕〔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宇宙纵横〕〔与心相连〕〔开封有个哑娃娃〕〔娱乐圈之倾世妖娆〕〔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人鱼公主你别跑〕〔血液羁绊〕〔未来神话〕〔血液羁绊〕〔那时我们都不懂爱〕〔无忧城〕〔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蚁恋〕〔腹黑总裁我以有约〕〔强宠小小姐〕〔春秋之恋红尘梦〕〔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年华独白〕〔构世〕〔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寻亲旅恋〕〔启征途〕〔魔兽世界编年史〕〔推倒相公〕〔神坑穿越瓦罗兰〕〔清素若九秋之菊〕〔夏娜同人系列〕〔星座守护之心〕〔爆裂飞车之风之子〕〔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与心相连〕〔重生之不再遗憾〕〔未央月影〕〔名侦探柯南续篇〕〔无忧城〕〔永恒的长城〕〔诡异童话〕〔蔷薇刺〕〔构世〕〔风琴雨夜〕〔绯色断罪之人〕〔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袖了双手倾了天下〕〔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巅峰枪王〕〔永恒的长城〕〔娱乐圈之倾世妖娆〕〔腹黑总裁我以有约〕〔巅峰枪王〕〔网游第二天堂〕〔妹妹是假少女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