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被征书屋网 > 末世危机 > 刻浊星逝

第二章信任即怀疑

振作一点,不要被死亡引领。先不管阿星是怎样死的,现在重要的是...

邪新随即以蹲走的姿态走到移动到宿舍门旁边,透过门缝观察,但可惜什么也观察不到。

接着,邪新尽量小声地爬到上铺,透过门上方的窗户观察。由于在夜晚,宿舍走廊始终是开着灯的,所以邪新此时看的很清晰。

黑色帽子,黑色围巾,披风一样的黑色大衣,黑色长裤。只能看到眼睛的光,还是红色的,这到底是人还是鬼还是机器人,最奇怪的是为啥装在套子里?(后文以套中人代替)还没搞清楚这些事,视野中的不明生物移动到了其他地方。

它和楼底下那个大叔什么关系,同一个生物还是同一个团队,不得而知。邪新锁上了门,靠在上铺的墙壁上大声喘气。

“还没有复活吗?拜托,快点呀,我的哥。”焦急与恐惧并存,邪新的精神高度紧张。

与此同时,又一阵敲门声传来,邪新一个激灵。

刚才那个人在试探?还是新来的人...这都什么鬼啊!邪新向窗外望去,一个人,都没有?我幻听了吧,毕竟这种状况太紧张。

哼哼哼哈哈哈~~~一阵邪恶的笑声传来,传来的地方在邪新后方。

“哥...如果..你在..上边的话,不要向后看,有十分奇异..人偶一样的..生物,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看样子..是盯上我了,快..跑。”

邪新畏惧地向后方看去,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生物是...

“不要害怕,一直盯住它,只要在咱们的视野范围内,他就不会移动。”邪新以超常的语速说着,同时从上铺跳下,背对着房门打开门锁。

还好平日里喜欢搜各种奇异生物,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派上了用场。

“你先闭眼,我来盯住它,之后我每数6秒,奇数的时候,你就眨一次眼,要快速睁闭。”

邪新一边拖着阿星一边朝向混凝土怪物向门口退去。

“1,2,3,4,5,6。”“1,2,3,4,5,6。”

千万不要搞错,出错一步就有可能前功尽弃,邪新在默念着,同时用手支撑柱阿星,向后退。

终于,两人从宿舍内脱出,在邪新的带领下两人打算迅速从宿舍楼南面的楼梯逃走,跑到不远处的大门口。但是...

“小哥,真顽强啊!”一个扭曲厚重的声音从宿舍内传出。随后,一个没有脸部,身材瘦高,手臂极长,背后有无数触手一样的东西从宿舍内走出。身上黑暗的气息侵染了光明,整个走廊随即变得昏暗。而此时状况只有阿星可以观察得到。

“只要盯住它就没问题了吧!”虽然慌张,但阿星依旧听从邪新的指示进行着。

“应该是吧!”邪新只顾拉住阿星并观察前方的道路,完全没有注意到后方。直到一个巨大的影子在邪新跑的前方逐渐呈现。

邪新回过头去,是瘦长X影吗?万恶的都市传说。

“不要看他,赶快跑。”声音疾呼出来,但此时已经晚了,无数个伴随着黑雾的触手向邪新和阿星袭去。

只差几厘米的距离,触手停下,哀嚎声响起。而邪新和阿星顺利跑到楼梯口,邪新缓慢的回过头去,一种可怕的好奇感油然而生,令邪新无法阻挡。

“你如果不想再死一次的话就从这里下去,看到没有,那是校门,如果里面传出什么声响不要回头,赶紧逃跑。”邪新给阿星指了指校门的位置,之后便躲在阴暗处暗自侦查情况,因为在被击中的一瞬,他看到了曾经出现在他视野中的一个人,那个家伙在邪新看来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这是百年难得的好机会,所以他选择直视怪物之间的战斗。

“哥,那你...”

“不用多说,快下去。”邪新愤怒的说到。阿星很识相地顺着楼梯跑了下去,一切都源于他对邪新的信任。

此时,只见瘦长X影的一只手被铁链固定在墙上,整个身躯动弹不得,像是等待宰割牛羊一般。

“真理之眼末席,在此,对面具,进行讨伐。”一个身形从另外一个房间中走出,中性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红色的凶光直视眼前的怪物,身躯毫不动摇。

“切,你个娘炮也看不起我吗?”

断了一只手的生物掉落在地上,现出了他的原型。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面具上一个大大的问好覆盖了五官,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后文以面具男代替)

“杀戮不是我的乐趣,请把面具交给我”套中人坚定地说道。

“呵呵,那你就让我尽兴呀!!”断臂的面具男瞬间化为狼人向套中人扑去,只不过在行动的一瞬间被铁链固定住了脖子,强大的身体机能毫无施展余地,与其说是战斗,更不如说是单方面吊打。

“请交出面具。”

“有胆的话自己拿呀!愚蠢的小姑娘。”面具男的从容在渐渐崩坏。

“请不要戏弄我。”

断臂的面具男显得生气,而套中人依旧是从容淡定。

“你,这个家伙,一点都不畏惧我,很没意思。”断臂的面具男在挣扎着,可惜无济于事,抱怨的同时,黑色的物质在渐渐从面具男体内流失。

“如果,不屈服的话,只有将整个人都带走了。”

“哈哈,小姑娘,你听说过一个神话吗?”这时断臂的面具男的无头尸体从墙壁上落下。

“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而舞不止。”声音来自套中人的前方,站在套中人面前的无疑是神话中的刑天,只不过是单臂拿盾的形态,而凭空出现的盾牌一次次地将空中的锁链挡下。

“以杀人为乐趣,防守,不适合你。”

“是吗?但是更了解对手的是我,快出绝招吧!相遇即是缘分,来玩个痛快。”

锁链一次次被盾牌挡下,面具男越来越生气,开始逐步逼近套中人。

“无耻啊,你的实力真的就只有这点儿?你是看不起我吧!傲慢的小姑娘。”

下一瞬间,面具男再次被固定在了墙壁之上。

“不会,再让你逃了。”

这家伙,还没用实力,我就已经被打成这幅样子了吗?面具男如此想到。无论怎么挣扎,他都无法脱逃,他体会到了作为猎物的恐惧,可这恐惧更令他兴奋。他还有一个秘技,如果那个秘技都不成效的话,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不过那也是他的选择,与强者战斗,享受战斗的乐趣,与弱者战斗,享受肆虐的快感。一切的选择,都是随机。

“很有意思啊,竟然能把我逼上绝路,看来你们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这时,面具男的身体开始愈合,手臂和头部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之后,一阵雾从面具男的刚才所在的位置飘出。下一秒,套中人的后面出现了一支苍白的手臂,在碰触到套中人的一瞬间被铁链抓住。

时间定格在了套中人战胜面具男的那一刻。

“我失败了,十分感谢与阁下的对决。”

果然还是不行吗?这次可真是选了一个无聊的对手。面具男现出本体,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了,所以索性投降。在投降的同时,他摘下面具向套中人鞠了一躬,表现自己的绅士风范,当然,没有人看到他的容貌。但在接受失败的一瞬间,他看到一个人在向他招手。

这个人想干什么?但在下一秒,他似乎明白了。也许,还有希望,未来...

“我投降了,小姑娘,我跟你走吧!但面具不能摘掉。”男子严肃地说道。

“随便。”

两者一前一后准备从南楼梯下楼。套中人在后方,以便于监视面具男。但这正好给了面具男机会。

出宿舍楼的一瞬间,男子按剧本用被锁链捆住的双手勒住邪新,同时在“沉默”中不断向后退却。

“小姑娘,做个交易吧!”

“不要太过分。”

按套中人的语气似乎是早就料到事情的发展,但此时没人看出。

以下是邪新和面具男小声的对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小兄弟。”

“问几个问题而已。”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你只是以战斗为乐趣,以恐惧为食粮,我猜的对吗?但我一点都不害怕。”邪新以肉眼看不出的笑容向面具男表达着自己的从容。

“有什么话快说。”此时太阳正在升起,面具男显得十分着急。

这家伙在白天应该无法施展技能,但愿我猜测的正确。

“首先那个家伙是什么?”

“是人类,非常强。”

这点如邪新所料。

“真理之眼是什么?”

“一个组织,表象上是个正常组织,背地里...”

“帮我向那家伙问几个问题。比如,面具是谁?”

“你这家伙!”

邪新笑了笑。“处死我我可是会复生的,当然,刚才的是开玩笑,我想问的是...。”

“小姑娘,你为何执念于我?”面具男向套中人发问道。

“只是想用荣誉洗刷罪名而已,但此行来的目的是救助周围的新生者,和你战斗只是个巧遇。”

“新生者指的是刚才到这个世界的人,不用问了。”

“我也没想问来着。”

“...”

“这个世界是什么支配的世界?你回答我吧,面具男。”

“哼哼,如任何人所愿的世界,只要足够强。”说着,男子握紧了拳头。

“所以说,你到底有什么条件,只是存活而已吗?面具的大名可不是为了苟活于世。”套中人开始不耐烦起来。

“不要被激将法控制,只要是活着,即使是反派也能打下一片天地的,况且没有人说你是反派,只是存活方式不同,而且我认为遵从欲望没什么不好,比那些遵从所谓正义的人好多了,听明白没有?”

“我可不是那些愚蠢的,不要命的家伙,不要把我和他们相提并论。”

“祝你能干翻男猪脚,好,下面这么说...”“没必要。”

“很可惜,没什么条件,在你控制住我前,这个家伙的喉咙就会被勒断,放不放我一条生路什么的,无所谓,毕竟人固有一死,拉上个垫背的也不错。面具你永远也别想得到,这个家伙呢,就当做是我痛苦的祭品吧!。”

“什么?”这点出乎邪新意料,但好在处于他的控制之内。

马上,邪新就要失去意识,这只是外人看来的。真正的邪新双手狠狠地抓住面具男双臂,同时摸索着向面具男的脸部抓去。

“糟了,你这个...”面具男捂住脸快速向反方向跑去,邪新的身躯完全挡住了套中人锁链的轨道,同时手中拿着一个和此时面具男脸上一模一样的面具。

“下一次,我会把你们都杀掉,猪猡们!”抛下一句狠话,面具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家伙还真是挚爱自己的面具,难不成那才是他的本体?邪新一边踉跄着扑倒在空中,一边如此想到。我居然救了一个反派,这样的人可真是没谁了。可是他并没有倒在地上,而是靠在某人的肩上。

话说,刚才面具男叫她小姑娘吧!“......”邪新谜之脸红。

这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真是太幸福了。

“声明一句,我的性别是男,同时,给你个忠告,不要相信那个变态的话。”

妈的,我在期待什么?这么主动,肯定是男孩子。邪新直起身子,和套中人四目相对。

“对于队友,我更相信敌人的话,这点你不要在意。”

“随便。”

“哼,哼,首先,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其次,你应该很强吧!毕竟像你这种深藏不漏的角色不都是这样吗?既然很强,为什么不完虐他呢?由此看来,你和他......”

“我要先问你,为什么妨碍我!”此时,套中人的眼神中的凶光正对着邪新。

不好,这个话题触犯到他的底线了,得调和一下气氛。话说,MDZZ,我为啥总爱作死呀!

而且,我的演技完全暴露了呀!

邪新默默地把手中的面具收入自己的衣服中,他知道这东西现在已经没用了,增加好感度什么的已经不可能了。

“不好意思,我下意识的就想帮助弱者,我可是要成为正义的伙伴的男人。”

“即使,你所帮助的人是个杀人魔?”

“总比那些嘴上仁义礼智,心里男盗女娼的人要好些吧!”

“......”尴尬,尴尬呀!!!邪新开始随便找些话题。

“喂,我说这位姑娘,不要穿得这么严实,我猜你一定很内向,装成男生的样子来迷惑大家,同时封闭自己的内心,我说的对吗?”

“你想多了。”

“切,猜错了。”

这时,邪新突然抱住套中人的大腿。

“套子哥,既然你这么强,保护一下我们呗!对于刚才的事,我很抱歉,但是目的已经达到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可是十分信任您的,不要辜负我们的信任好吗?”

此时的邪新声泪俱下,自以为表演得天衣无缝。

“们是谁?”

对了,阿星呢?我擦嘞。

此时邪新身后的保安室的门打开了。

“谁?”邪新一边警戒一边喊道,而套中人不为所动。

“哥,是我啊,不知为什么,总感觉睡眠不足,刚才应该是倒在那个房间里了。”

阿星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如此说道。

“还好没事,全员幸存,真不错。”邪新拍了拍阿星的肩膀,同时注意了一下套中人的表情。对了,什么都看不到,注意个屁的表情。

“请问阁下大名。”邪新瞬移到套中人面前毕恭毕敬道。

“see,s,e,e。”

“这个名字好有内涵,身体被束缚在套子中,所以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我猜的对不对?”

“...”

“哥,他是谁啊?”

“当然是救星了,以后咱们都管他叫哥吧!行,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邪新和阿星之间似乎已有了默契。

“总之,回总部再说,在此之前你们加不加入真理之眼。”

“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就叫我阿星吧!”

“我嘛,就叫我影帝吧!”

“邪新哥哥?”

“多嘴。”邪新锁住了阿星的脖子。

“我没问你们名字,我问你们加不加入。”

“不加入肯定在这里就会被处理掉,不对,是加入的话活的时间会多几秒对吧!我选择加入。”

邪新精分中。

“我没有威胁你们。”

“对对对,我们欠了你一个人情,所以我们加入好吧!”邪新跪在地上哀求道。

“我没有威胁你们。”

“话说你威胁我们的话反而更合理,有些人就是吃硬不吃软,好像前面那句话很容易发生歧义,算了没关系。”

如果可以看到see的表情,那他的表情传达出的一定是MDZZ。

“既然新哥都这么说了的话,我也加入吧!”

“人要有主见,毕竟人是有智慧的生物。”

“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好厉害,新哥棒棒哒。”

“你现在才是我大哥,我现在不认识你,星哥。”

此时的see早已走远。

“对了,阿星,宿舍里有个本子我忘了拿,帮我拿一下呗!”

“好的。”阿星飞奔了出去。

“如果找不到,就赶紧回来。”邪新向冲向宿舍楼的阿星喊道,同时自己向see的方向飞奔。

“其实,你都知道的,对吧!”

“不知道。”

“不管你知不知道我兄弟会死后复生的事都不要告诉他,不知道真相的他对我来说还有些用途。”

“这个真相现在知道了。”

“......”邪新在沉默。

“我还知道你们刚才所在的宿舍是第二宿舍,你在我战斗的时候一直在观察局势,你与面具有个交易,另外你是故意放面具走的。”see显得很激动。

“......”邪新在沉默。

“演技很拙劣,演员太自傲,多相信一下帮助你的人不好吗?。”

“对了,没错,我一直都没相信你,偏要让我说出来嘛。”邪新依旧是满脸令他自己都恶心的笑容。

“......”

我都TM说了什么,你现在到底怎么了,邪新小朋友,你现在到底还是个人吗?不知道,伤害了他人居然还在火上浇油,真是没救了。

邪新拍了拍see的肩膀,沉默了一会儿。

“对不起,我不是动漫中的男主角,所以没办法安慰你,我的锅,请你原谅。”第一次,邪新以认真的口吻与他人对话。随后邪新向反方向跑去,去迎接被他支开了的同伴。

“真正的面具男是你才对吧!”这句话谁也没有听见,在风中飘荡。

......

“新哥,抱歉啊,我没找到你所说的那个东西。”阿星表现得十分愧疚,在他心目中邪新早已成为了他的伙伴。

“没关系,赶紧走吧,你看see都走那么远了。”邪新缓和了一下心情如此说道。

沉默,尴尬,沉默,尴尬。

“话说,为什么最初出现在我身边的队友都是男生呢?搞基剧情吗?逆后宫?好歹也出现个女主角吧!虽然说我不是男主角,但不能这么无情你说是不?”

“不明觉厉,话说新哥你不会抛弃我吧!”

“放心,最后一个再轮到你。”

“好无情。”

“哈哈哈!”

总之也别出现怪物了好吗?真是哔了狗了,这句话完全感动不了上帝啊!!!

两人并肩走着,仿佛是...神TMD既视感,就是俩兄弟,一起走,追上see,到达总部,简洁明了,未完待续。

热门小说推荐:梦苍穹之冥纪〕〔她欲渡我成佛我欲为她成魔〕〔爱钱如命〕〔侠影之途〕〔半妖之梦〕〔渡者物语〕〔江湖生存手册〕〔狩魂记〕〔异闻妖仙录〕〔笑看倾城〕〔窥仙〕〔陨尸记〕〔妖孽后宫美男多〕〔永生域〕〔侠义剑〕〔龙在超神〕〔整人君子〕〔萌妹纸的游戏〕〔这个王妃来自现代〕〔有钱不求自会来〕〔女帝无上〕〔龙女子婴〕〔绝色王爷冥王妃〕〔一世欢喜有迹可循〕〔在爱又能怎样〕〔注定的命运红线〕〔驱邪录〕〔小小记录〕〔越古伏魔纪〕〔相思复相忆〕〔纵横于异界〕〔神棍炼成记〕〔紫渊剑〕〔终极一班之我是汪天宇〕〔奇魂法典〕〔泪红妆乱君心〕〔捉鬼小姐的棺人〕〔暗夜如磐〕〔机外骐书〕〔祖龙大陆之仙魔无界〕〔浣剑〕〔这一生我遇见了你〕〔顾早莫忘晚〕〔异界修真者〕〔当霸道遇上傲娇〕〔逍遥星时代〕〔酥爱〕〔血熔炉〕〔福祸无门〕〔又是烟花绽放时〕〔暗夜残月〕〔画染江湖之残殇倾城泪〕〔中国式进城〕〔烈与墨〕〔仙佛斗〕〔我抬棺材的那些年〕〔决战丧尸之地〕〔梦破是甜蜜的〕〔绝世王妃倾城之恋〕〔霍格沃茨之千年一梦〕〔炮灰你注定要凉〕〔血色梦魇之侦探与催眠师〕〔修修仙谈谈情〕〔月过东墙〕〔轮回之花开半夏〕〔我的温暖〕〔仇恨与爱情〕〔反派的逆袭之路〕〔我的前世是鬼王〕〔心梦界〕〔泱尘传说〕〔网游之活在游戏里〕〔北风吹人未归〕〔剑雨霏霏〕〔你是人间星光〕〔琴声里〕〔帝血魔契〕〔千山里,斜阳外〕〔异世天龙〕〔洪荒武神〕〔西京异常爱情故事〕〔废材小姐我不是〕〔末世神枪之无限系统〕〔战神联盟之修罗〕〔赖上暖暖的你〕〔战争取霸〕〔快穿我是女配我怕谁〕〔音转轮回〕〔晨之梦幻泡影〕〔神祇圣域〕〔吸血魔兽〕〔遇见你的好〕〔蝼蚁苍穹下〕〔侠盗猎车罪恶都市〕〔桃妖妖儿的江湖〕〔千秋岁待君归〕〔末世万法〕〔我是读书人〕〔地下城与勇士之黑暗君主〕〔荣耀的征程〕〔起始尊帝〕〔网游之游戏天涯〕〔魔王沧月〕〔末世之超神学院〕〔佛说空息〕〔玉圭惑〕〔基本空间〕〔直播之作死无极限〕〔守护甜心之绝恋心夜〕〔绝世枪皇〕〔我的至尊人生〕〔梦境女巫〕〔风若殇〕〔乱世三国之宏图霸业〕〔我的恶魔右眼〕〔我的鬼新娘〕〔水木〕〔校花的痴呆杀手〕〔有一个青年会除鬼〕〔天伦
最新入库小说:古荒道月〕〔一条狗引发的血案〕〔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未央月影〕〔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EXO之为爱起舞〕〔苏苏营救计划〕〔赛尔号之碧瑶〕〔女巫恋上猫〕〔为你情深却浅缘〕〔凉凉的爱意〕〔容安馆的你〕〔利刃侠〕〔坏掉的流年〕〔苍茫末世〕〔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大时代战事〕〔最强末日系统〕〔后洛神赋〕〔山海不平隔云天〕〔超时代:自由世界〕〔EXO之为爱起舞〕〔又是一年梨花似雪〕〔星辰未落时〕〔网游第二天堂〕〔花落的瞬间〕〔一条狗引发的血案〕〔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道士爷爷〕〔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神之迷域〕〔开封有个哑娃娃〕〔末世来临之末〕〔恋与白起〕〔末世兽都〕〔鲸鲨暗河〕〔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恶灵之刃〕〔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末世来临之末〕〔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网游之重启战魂〕〔归时繁花尽流光〕〔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失乐泉〕〔末世来临之末〕〔永寂山河〕〔起源方程式〕〔兽皮人的复仇〕〔绯色断罪之人〕〔开封有个哑娃娃〕〔永寂山河〕〔家有妖医〕〔血族灵契〕〔灵律神界之悲城〕〔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夜色镇迷案〕〔山海不平隔云天〕〔盗墓王者〕〔爆裂飞车之风之子〕〔寻亲旅恋〕〔爆裂飞车之风之子〕〔妹妹是假少女〕〔难遇〕〔冰封炽热的世界〕〔凤舞九天必以长情〕〔香草布丁选项〕〔构世〕〔婚不作祟〕〔永恒的长城〕〔未央月影〕〔觉醒之天下为敌〕〔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走啊去捉鬼〕〔刀塔之小兵逆袭〕〔囚爱之邪帝霸爱〕〔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血夜黎明〕〔夏娜同人系列〕〔我负子戴〕〔绯色断罪之人〕〔眼中无泪心流泪〕〔三千纪元〕〔EXO之你好鹿殿下〕〔茗琴〕〔玉喜〕〔名侦探柯南续篇〕〔启征途〕〔网游之均衡天地〕〔嬴政秘史〕〔凉凉的爱意〕〔永恒的长城〕〔山海不平隔云天〕〔穿越APP〕〔为你情深却浅缘〕〔专属于她的爱恋〕〔最强末日系统〕〔构世〕〔诡异童话〕〔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我负子戴〕〔年年岁岁声声慢〕〔苏苏营救计划〕〔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年华独白〕〔将恶人进行到底〕〔白日极夜〕〔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宇宙纵横〕〔伽蓝何处〕〔眉间轻点泪花妆〕〔为你情深却浅缘〕〔末日狂帝〕〔夏娜同人系列〕〔EXO之你好鹿殿下〕〔玩命王妃〕〔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